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编纂历史文献
》文章
明成祖平反真五公(沈允明)冤案
http://cxsz.cixi.gov.cn 2012年10月08日

[美国]沈宁

 

  真五公名允明,曾因海潮涨泛,淹没师桥良田,领导乡民建筑海堤和决水道,保护生民安全,也使田地得以种植和收获。因此功勋,真五公曾获明太祖朱元璋敕命嘉奖。

  也因真五公在慈溪具有相当的号召力和领导能力,汤信国公受命保护大明江山和百姓,免受日本倭寇侵扰,一到慈溪,便拜访真五公。而且信国公在师桥沈氏宅第小住数日,商讨在当地沿海修筑卫所的设想。真五公竭尽全力,协助汤信国公召募劳力,不辞风雨,在慈溪境内建立了观海卫、龙山所、三山所等几处卫所。

  真五公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在与同乡韩子汤一起带领劳工修筑水利工程时,真五公见到韩子汤假公济私,乱用工程资产,就对他提出批评,因而积成怨恨。韩姓党人志在报仇,构造诬告。原本朝廷没有尽信,但经不住韩姓党人反复告状,谎话说多,遂似确实,真五公蒙冤获罪,被官府下狱。族人都感恐惧,友朋纷纷远离,划清界线,不想受牵累。

  真五公长子名嗣生,《师桥沈氏宗谱》记为伦四公,自幼读书,为洗雪父亲冤案,不思科举,没有功名,在宗谱上只注处士,画像也不着明朝官服。但一介布衣伦四公,为给父亲申冤,一级一级上诉,屡败不缀。最后于明成祖永乐九年九月二十九日,直接向皇帝上了一道替父鸣冤疏,说明情由,恳请皇上明察,以其父先功抵罪,允予出狱。

  这道布衣伦四公之疏,还真到了明成祖的手里,而且皇上真读了,也交代有关部门审查,搞清楚实情。永乐九年十月初二,成祖皇帝竟亲下敕命,恩赦真五公罪,并加赐金马一座,以示慰问。

  我的这本《师桥沈氏宗谱》中,印有明成祖皇帝此一敕命,简译白话说:我对罪犯服刑总是很同情的。沈允明之子嗣生替父鸣冤的疏本,我读了很多遍,觉得他有功而无罪。又令有关部门再三按察,已得实情,乃知确是诬告无辜,遭受冤屈。现在我特下圣旨,赦免其罪,并赐金马慰问。同时韩子汤心术不正,公报私仇,假捏文词,陷人于死,其阴谋险恶,已构成乱法犯罪。此等奸民,须绳之以法,以示本朝恩威并著,刑赏得中,以慰公议。

    冤假错案,在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任何朝代,都必不可免。谁敢说他的朝廷永远正确,从不犯错误,他就是古今最大的骗子,连明成祖皇帝都不如,天下人都不能信任他。政府和司法,都由人来主持和操作。只要是人,就没有绝对不犯错误的。做为政府部门,特别司法部门,只要犯个错误,就可能害得百姓家破人亡。

    但真五公冤案平反,至少说明皇权国家,也是有的朝代比较开明,有的朝代则特别专制黑暗。古今中国,同于真五公的冤假错案,或甚于真五公案千万倍的错案,致使九族诛灭的冤假错案,绝不止一个两个、一次两次。但像真五公案这样,由一介布衣上疏当朝皇帝申冤,而且皇帝亲下敕命,平反昭雪的并不多。皇帝亲自承认朝廷判了冤假错案,不是易事,古今没有几个皇帝肯这么做。

  师桥沈氏的布衣伦四公,为父鸣冤而上疏皇帝,真值得后世永远景仰。他对父亲有那么深的爱,那么不移的信任。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功名前途,坚韧不拔,英勇无畏。布衣平民,给皇帝上疏请愿,说对了说错了,可能都犯杀头之罪。而且就算皇帝批了,平反昭雪,他还是得罪一大批朝廷命官。那个最初判真五公冤案的官员,后来驳回此案几次上诉的上级官员,以及所有这些官员在朝中的师长友朋,官官相护,都会把真五公一家视为仇敌,早晚还要找机会治他们父子的罪。幸亏明成祖坐了二十二年天下,事过境迁,过十年大概也就不会再有人还记得此案,那些当初冤判真五公的官员,早调到别处去了,师桥沈氏总算走了这一回运。

  大概让后世人最想不通的是,真五公布衣儿子伦四公的鸣冤疏,怎么会呈到成祖皇帝的手里?古代中国,冤假错案年年都有;包公、海瑞几百年才出一个,等不着,靠不上。老百姓官府上诉的,进京告状的,世世代代,成千上万,极少有人那么幸运,能让皇帝读到申诉材料。通常情况下,百姓投诉都被官府拒于衙门之外,没有一个官员愿意认错,也没有一个官员愿意说同僚有错。上诉伸冤的民众,渲泄出怨气后,照样忍受冤曲。闹得凶了,官府还要大打出手,把鸣冤的人都抓起来,或者把进京上告的百姓捉回原籍坐牢。

    说一千道一万,只要司法和审判作业不形成透明公正的制度,冤假错案就断不了,也改正不了。像真五公平反这样的好事,上千年算是碰上一件,明成祖那样的皇帝,至今也不过才遇见一个。中国百姓只能日复一日的乞求运气,日复一日的上疏,失败,再上疏,再失败,直至死心忍受,或者死去生命。慈溪师桥的沈氏庄园里,有一座真五公墓,也许是为了让后世人永远记住成祖皇帝的好处,记住真五公布衣儿子伦四公的壮举吧。

   (节选自沈宁著《百世门风》,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8月第2版,标题为编者所加)

[美国]沈宁

 

  真五公名允明,曾因海潮涨泛,淹没师桥良田,领导乡民建筑海堤和决水道,保护生民安全,也使田地得以种植和收获。因此功勋,真五公曾获明太祖朱元璋敕命嘉奖。

  也因真五公在慈溪具有相当的号召力和领导能力,汤信国公受命保护大明江山和百姓,免受日本倭寇侵扰,一到慈溪,便拜访真五公。而且信国公在师桥沈氏宅第小住数日,商讨在当地沿海修筑卫所的设想。真五公竭尽全力,协助汤信国公召募劳力,不辞风雨,在慈溪境内建立了观海卫、龙山所、三山所等几处卫所。

  真五公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在与同乡韩子汤一起带领劳工修筑水利工程时,真五公见到韩子汤假公济私,乱用工程资产,就对他提出批评,因而积成怨恨。韩姓党人志在报仇,构造诬告。原本朝廷没有尽信,但经不住韩姓党人反复告状,谎话说多,遂似确实,真五公蒙冤获罪,被官府下狱。族人都感恐惧,友朋纷纷远离,划清界线,不想受牵累。

  真五公长子名嗣生,《师桥沈氏宗谱》记为伦四公,自幼读书,为洗雪父亲冤案,不思科举,没有功名,在宗谱上只注处士,画像也不着明朝官服。但一介布衣伦四公,为给父亲申冤,一级一级上诉,屡败不缀。最后于明成祖永乐九年九月二十九日,直接向皇帝上了一道替父鸣冤疏,说明情由,恳请皇上明察,以其父先功抵罪,允予出狱。

  这道布衣伦四公之疏,还真到了明成祖的手里,而且皇上真读了,也交代有关部门审查,搞清楚实情。永乐九年十月初二,成祖皇帝竟亲下敕命,恩赦真五公罪,并加赐金马一座,以示慰问。

  我的这本《师桥沈氏宗谱》中,印有明成祖皇帝此一敕命,简译白话说:我对罪犯服刑总是很同情的。沈允明之子嗣生替父鸣冤的疏本,我读了很多遍,觉得他有功而无罪。又令有关部门再三按察,已得实情,乃知确是诬告无辜,遭受冤屈。现在我特下圣旨,赦免其罪,并赐金马慰问。同时韩子汤心术不正,公报私仇,假捏文词,陷人于死,其阴谋险恶,已构成乱法犯罪。此等奸民,须绳之以法,以示本朝恩威并著,刑赏得中,以慰公议。

    冤假错案,在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任何朝代,都必不可免。谁敢说他的朝廷永远正确,从不犯错误,他就是古今最大的骗子,连明成祖皇帝都不如,天下人都不能信任他。政府和司法,都由人来主持和操作。只要是人,就没有绝对不犯错误的。做为政府部门,特别司法部门,只要犯个错误,就可能害得百姓家破人亡。

    但真五公冤案平反,至少说明皇权国家,也是有的朝代比较开明,有的朝代则特别专制黑暗。古今中国,同于真五公的冤假错案,或甚于真五公案千万倍的错案,致使九族诛灭的冤假错案,绝不止一个两个、一次两次。但像真五公案这样,由一介布衣上疏当朝皇帝申冤,而且皇帝亲下敕命,平反昭雪的并不多。皇帝亲自承认朝廷判了冤假错案,不是易事,古今没有几个皇帝肯这么做。

  师桥沈氏的布衣伦四公,为父鸣冤而上疏皇帝,真值得后世永远景仰。他对父亲有那么深的爱,那么不移的信任。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功名前途,坚韧不拔,英勇无畏。布衣平民,给皇帝上疏请愿,说对了说错了,可能都犯杀头之罪。而且就算皇帝批了,平反昭雪,他还是得罪一大批朝廷命官。那个最初判真五公冤案的官员,后来驳回此案几次上诉的上级官员,以及所有这些官员在朝中的师长友朋,官官相护,都会把真五公一家视为仇敌,早晚还要找机会治他们父子的罪。幸亏明成祖坐了二十二年天下,事过境迁,过十年大概也就不会再有人还记得此案,那些当初冤判真五公的官员,早调到别处去了,师桥沈氏总算走了这一回运。

  大概让后世人最想不通的是,真五公布衣儿子伦四公的鸣冤疏,怎么会呈到成祖皇帝的手里?古代中国,冤假错案年年都有;包公、海瑞几百年才出一个,等不着,靠不上。老百姓官府上诉的,进京告状的,世世代代,成千上万,极少有人那么幸运,能让皇帝读到申诉材料。通常情况下,百姓投诉都被官府拒于衙门之外,没有一个官员愿意认错,也没有一个官员愿意说同僚有错。上诉伸冤的民众,渲泄出怨气后,照样忍受冤曲。闹得凶了,官府还要大打出手,把鸣冤的人都抓起来,或者把进京上告的百姓捉回原籍坐牢。

    说一千道一万,只要司法和审判作业不形成透明公正的制度,冤假错案就断不了,也改正不了。像真五公平反这样的好事,上千年算是碰上一件,明成祖那样的皇帝,至今也不过才遇见一个。中国百姓只能日复一日的乞求运气,日复一日的上疏,失败,再上疏,再失败,直至死心忍受,或者死去生命。慈溪师桥的沈氏庄园里,有一座真五公墓,也许是为了让后世人永远记住成祖皇帝的好处,记住真五公布衣儿子伦四公的壮举吧。

   (节选自沈宁著《百世门风》,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8月第2版,标题为编者所加)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