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宣传教育
》文章
千里祭英魂
http://cxsz.cixi.gov.cn 2012年10月08日

  罗映堂

 

  “捐躯勇士魂已静,染血勋旗色愈殷。史远尘消人游处,惟尔仰天双目睁。”在鲜花胜锦、绿草成茵的辽宁省丹东市锦江山北麓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安卧着688名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重伤转移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后医院,经抢救无效而牺牲的烈士。每当清明节,各界人士都会为烈士墓进行集体祭扫,大多烈士墓还会有家人祭扫。但也有少数烈士墓一直无家人过问,是烈士没有一个亲人,还是亲人不知烈士埋骨处?有一个叫张红琢的唐山爱心人士,从2007年开始义务为150多名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烈士联系上了家人。2012年以来,张先生从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管理处了解到,浙江余姚籍烈士方策和熊仁良的墓一直无人祭扫。他经过查阅大量资料,终于找到了有关烈士籍贯的详细资料。2012523日和24日,《宁波晚报》记者根据张先生提供的信息,在余姚市丈亭镇平湖村和慈溪市周巷镇云城村(原属余姚县)找到了两位烈士的家人及后代。

  中共慈溪市委党史研究室领导获悉熊仁良烈士埋骨处的信息后,立即托笔者组织撰写整理相关党史材料。在2008年开展党史调研时,我曾多次对熊仁良烈士牺牲地及埋骨处心存疑虑,现在终于有了眉目。2012531日,我设法与唐山张先生取得了联系。这位51岁的热心人,得知找到了熊仁良烈士的家人,感到十分欣慰,并毫无保留地为我提供了有关熊仁良烈士的许多珍贵资料。

  201266日,我独自一人驾车来到周巷镇云城村采访熊仁良烈士的弟弟熊仁乔。昔日荒凉偏僻的云城乡昌字地村,如今俨然成了市面兴旺的小集镇。我七拐八弯地来到熊家路,在一个拐弯尽头处,发现一位青年女士从一辆刚停下的轿车驾驶室里走出来。我上前一打听,她竟是熊仁乔的儿媳。她知道我的来意后,热情地领我到其公婆家。得知我是来采访的,熊家人及邻居纷纷围了一屋。71岁的熊仁乔拿出刚刚放大的熊仁良烈士的照片给我看,于是大家围绕烈士的故事七嘴八舌地讲开了。

  熊家四兄弟,老二仁良,生肖属狗(今年90岁的大嫂,85岁的妹妹都清晰地记得他的生肖),比四弟仁乔大20岁,出生年月应为1922年(有关史志记为1920年)。1939年,年仅18岁的熊仁良跟随本村革命军人张渭清参加了新四军。熊仁良所在部队转战苏浙皖鲁等地,与敌伪军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

  19417月,日军两个师团和伪军近6万人对苏中、苏北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将我抗日根据地分割成许多小块。为了粉碎日、伪军的进攻,19418月,我苏中、苏北军区决定以在苏中地区掌控的琼港为中心,建立新四军苏中军区海防团。

  194210月,苏中军区海防团成立。团部驻在琼港以南20公里处的何家灶,团长由陶勇兼任,编有3个海防连和一个机炮队、一个山炮连,人员800多人,船只35条。建团初期,为了解决运输船只问题,新四军一师师长粟裕派遣采购科长张渭清等人深入琼港开展统战工作。

  1943年秋,张渭清精心挑选了熊仁良等得力助手,从苏北来到上海踩点考察,筹划采购军需。当时,日军已全面占领上海租界,加强对上海人民的血腥统治。日伪军在水陆交通要道、车站码头设置哨所关卡,检查来往行人和运输车船,对抗日根据地采取更加严格的检查和封锁政策。面对这种严峻形势,张渭清根据上级指示决定在上海建立一个隐蔽在公开合法团体中的物资联络站。

  熊仁良,聪明,机智,勇敢,且会一口流利上海话。一天,张渭清和熊仁良来到吴淞外马路的宝丰鱼行。鱼行老板蒋永清知道张渭清和熊仁良是苏北洪帮“老头子”潘海鹏介绍的商人,故不敢怠慢。在交谈中,慷慨大方又不失精明灵活的张渭清,英俊乖巧又颇具机警干练的熊仁良,深得蒋的好感和亲近。与张、熊两位试做了几笔生意,张渭清和熊仁良的经商之道,进一步博得蒋永清的信任。蒋让张渭清当了宝丰鱼行的“小老板”(代理人),熊仁良私下称张为“店王”,张渭清则称熊仁良为“阿二(ni)”(“店王”、“阿二”为三北商人的级别称谓),这就是电影《51号兵站》里“小老大”和“战友”的原型。从此,新四军第一师采购军需物资的秘密联络点隐蔽在宝丰鱼行。

  张渭清到吴淞不久,派熊仁良设法与中共上海工人运动委员会系统的地下党员陈金生取得了联系。陈金生原是吴淞口一家米店老板,曾当过船老大,因此在船民中有一定影响力,与社会上各种层次的人物均有交往。张渭清利用陈金生的各种关系开辟了海上运输线。由张渭清负责运送出吴淞关口,然后由海防大队地下工作人员接应,在熊仁良的押送下运往苏鲁新四军。

  随着“生意”的不断扩大,熊仁良的关系网也越来越大。根据“店王”的指示,熊假装走私贩子,贿赂东洋“电讯株式会社”的驾驶员,设法得到敌伪海军部相关证件和哨船。熊仁良用哨船从苏北公开装运食油、小麦、玉米等民用品,然后在吴淞码头出售,最后把采购到的军需品秘密装进哨船运走。

  19455月,为支援华中、华北抗日根据地反“清乡”斗争,张渭清接到上级命令,将已在上海购好并经江南造船厂地下党员协助加工的迫击炮筒和炮座,以及其他急需军用品速运苏北、鲁南。这项任务十分艰巨,时间紧迫,再加上吴淞口敌情有了新变化,张渭清、熊仁良原先熟悉的日伪军队长及翻译已调走。最后,张渭清通过伪海防大队的中队长设法结识伪海军司令等要员,终于得到一张出吴淞口的证明,熊仁良押货,用哨船拖运出海关。但将要出吴淞口时,被日军巡逻艇强行拦截检查。日军发现所装物资均属禁运物品,要求扣留处罚。熊仁良不慌不忙,塞给艇长数万元伪钞,船只被放行。从此,这条运输线源源不断地为新四军根据地运送大量军需物资,共计133船,重达3万多吨。

  抗日战争胜利后,熊仁良又随部队南征北战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上海战役等著名战役,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19506月,将近30岁的熊仁良在家信中要父母准备好自己结婚用的棉花和棉被。全家人欣喜若狂,日夜盼望着他早日荣归故里完婚。四个月后,家人又收到他的一封信,才知他要出国远赴抗美援朝的战场了。

  195010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中共中央军委非常关心志愿军后勤保障工作,并于1951122日至30日在沈阳召开第一届后勤会议,强调后勤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责成东北军区负责志愿军的后勤供应。随着战线越来越长,入朝部队不断增加,战斗规模越来越大,后勤保障体制已不适应战争发展的需要。1951519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志愿军后勤部。熊仁良从入伍开始就跟随曾历任新四军军部卫生处战工社主任、供给部总务处代科长、一师采办处处长、苏中军区上海地下采办组组长等职的张渭清,有一套丰富的后勤军需工作经验。到了朝鲜战场,他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73师后勤处军需科科长(团级)。熊仁良根据后勤部“前方需要什么,就支援什么,需要多少,就送多少;没有的就筹措,筹措不到的,就自己组织生产;宁肯后方挨饿受冻,也要尽量满足前方作战的需要”的原则,千方百计组织筹备各种物资,把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

  古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历来两军交战,偷袭“粮草”是常用的战术。在朝鲜战场上,敌人利用空中优势,对我志愿军的后勤保障线进行狂轰滥炸,甚至不择手段使用毒气弹,严重影响一线部队的军需供给。在一次抢运军需途中,部队遭到敌机的轮番轰炸。熊仁良身先士卒,指挥后勤部队边还击边转移,不幸身负重伤。由于熊仁良顽强勇敢、指挥得力,军需物资被及时运送到前线。195210月,熊仁良等重伤员被转移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后医院(院址丹东),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年底,熊仁良家人收到一封来自部队的信,内附一张熊仁良的半身戎装照,还附有40元现金。熊仁良的父亲熊钜康到余姚县民政局才知道儿子牺牲了,并领取了儿子的衣服、钢笔、手表、军用水壶等遗物,40元现金是抚恤金。熊家人捧着烈士的遗物痛哭一场(至今家人还保存着军用水壶)。烈士的生死有了下落、烈士的遗物回归了亲人,但不知烈士尸骨埋在何处?这使熊家人很伤感。

  “烈士流血,别让烈士的亲人无处流泪”。或许60年真是一个人生轮回,上天安排一位好心人把熊仁良烈士埋骨处的信息通过媒体告知了亲人。熊仁乔激动地说:“总算有了二哥的消息”。

  201267日上午,熊仁乔从电话里告诉我,他们已买好机票,决定明天去丹东,并托我能否联系上唐山张先生,他们要当面谢恩。我打通了张先生的电话,他十分高兴想和烈士的家人见面,这是他最想见到的结局,但现正在外地调查其他烈士的资料,近期难以赶到丹东,故深表抱歉。其实,从唐山到丹东还有很远的路,私家车要足足跑八个多小时呢!张先生说,虽然自己不能亲自陪同,但他一定会告知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管理处的领导,为烈士的亲人提供一流的服务。

  68日下午,熊仁乔带着两子一侄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前往丹东。上海是熊仁良和“小老大”战斗过的《51号兵站》所在地,从这里起飞一路经过昔日战场,一定会给烈士英魂带去诸多感慨和慰藉。9日下午,熊仁乔等四人带着祭品来到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在坟碑林立的鲜花丛中,终于找到了在这里安卧了60载的熊仁良烈士墓。熊仁乔一句“二哥,我们来看你了……”未完,子侄仨早已泣不成声跪伏在碑前。亲人们点上香烛、献上鲜花、供上家乡糕食和水果。“慈溪杨梅甲天下”,杨梅是烈士生前最喜欢吃的水果,慈溪刚刚上市的大棚杨梅请烈士尝尝鲜吧!。60年的南北相思、60年的孤魂独哀、60年的富国强军、60年的家乡巨变,怎不令英烈动容?

  祭扫毕,亲人们怀念之情意犹未尽,来到中朝边境鸭绿江边,眺望朝鲜一侧,追思烈士当年金戈铁马、浴血奋战的惨烈场面。他们租了一条游船,游弋在鸭绿江中方一侧,心中情不自禁地荡漾起“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旋律。夕阳映红了半边鸭绿江水,想必是烈士们的鲜血染红的吧!舀上一瓶江水、捧上一抔墓土回家吧,因为烈士的英魂融化在里面!

   

  罗映堂

 

  “捐躯勇士魂已静,染血勋旗色愈殷。史远尘消人游处,惟尔仰天双目睁。”在鲜花胜锦、绿草成茵的辽宁省丹东市锦江山北麓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安卧着688名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重伤转移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后医院,经抢救无效而牺牲的烈士。每当清明节,各界人士都会为烈士墓进行集体祭扫,大多烈士墓还会有家人祭扫。但也有少数烈士墓一直无家人过问,是烈士没有一个亲人,还是亲人不知烈士埋骨处?有一个叫张红琢的唐山爱心人士,从2007年开始义务为150多名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烈士联系上了家人。2012年以来,张先生从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管理处了解到,浙江余姚籍烈士方策和熊仁良的墓一直无人祭扫。他经过查阅大量资料,终于找到了有关烈士籍贯的详细资料。2012523日和24日,《宁波晚报》记者根据张先生提供的信息,在余姚市丈亭镇平湖村和慈溪市周巷镇云城村(原属余姚县)找到了两位烈士的家人及后代。

  中共慈溪市委党史研究室领导获悉熊仁良烈士埋骨处的信息后,立即托笔者组织撰写整理相关党史材料。在2008年开展党史调研时,我曾多次对熊仁良烈士牺牲地及埋骨处心存疑虑,现在终于有了眉目。2012531日,我设法与唐山张先生取得了联系。这位51岁的热心人,得知找到了熊仁良烈士的家人,感到十分欣慰,并毫无保留地为我提供了有关熊仁良烈士的许多珍贵资料。

  201266日,我独自一人驾车来到周巷镇云城村采访熊仁良烈士的弟弟熊仁乔。昔日荒凉偏僻的云城乡昌字地村,如今俨然成了市面兴旺的小集镇。我七拐八弯地来到熊家路,在一个拐弯尽头处,发现一位青年女士从一辆刚停下的轿车驾驶室里走出来。我上前一打听,她竟是熊仁乔的儿媳。她知道我的来意后,热情地领我到其公婆家。得知我是来采访的,熊家人及邻居纷纷围了一屋。71岁的熊仁乔拿出刚刚放大的熊仁良烈士的照片给我看,于是大家围绕烈士的故事七嘴八舌地讲开了。

  熊家四兄弟,老二仁良,生肖属狗(今年90岁的大嫂,85岁的妹妹都清晰地记得他的生肖),比四弟仁乔大20岁,出生年月应为1922年(有关史志记为1920年)。1939年,年仅18岁的熊仁良跟随本村革命军人张渭清参加了新四军。熊仁良所在部队转战苏浙皖鲁等地,与敌伪军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

  19417月,日军两个师团和伪军近6万人对苏中、苏北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将我抗日根据地分割成许多小块。为了粉碎日、伪军的进攻,19418月,我苏中、苏北军区决定以在苏中地区掌控的琼港为中心,建立新四军苏中军区海防团。

  194210月,苏中军区海防团成立。团部驻在琼港以南20公里处的何家灶,团长由陶勇兼任,编有3个海防连和一个机炮队、一个山炮连,人员800多人,船只35条。建团初期,为了解决运输船只问题,新四军一师师长粟裕派遣采购科长张渭清等人深入琼港开展统战工作。

  1943年秋,张渭清精心挑选了熊仁良等得力助手,从苏北来到上海踩点考察,筹划采购军需。当时,日军已全面占领上海租界,加强对上海人民的血腥统治。日伪军在水陆交通要道、车站码头设置哨所关卡,检查来往行人和运输车船,对抗日根据地采取更加严格的检查和封锁政策。面对这种严峻形势,张渭清根据上级指示决定在上海建立一个隐蔽在公开合法团体中的物资联络站。

  熊仁良,聪明,机智,勇敢,且会一口流利上海话。一天,张渭清和熊仁良来到吴淞外马路的宝丰鱼行。鱼行老板蒋永清知道张渭清和熊仁良是苏北洪帮“老头子”潘海鹏介绍的商人,故不敢怠慢。在交谈中,慷慨大方又不失精明灵活的张渭清,英俊乖巧又颇具机警干练的熊仁良,深得蒋的好感和亲近。与张、熊两位试做了几笔生意,张渭清和熊仁良的经商之道,进一步博得蒋永清的信任。蒋让张渭清当了宝丰鱼行的“小老板”(代理人),熊仁良私下称张为“店王”,张渭清则称熊仁良为“阿二(ni)”(“店王”、“阿二”为三北商人的级别称谓),这就是电影《51号兵站》里“小老大”和“战友”的原型。从此,新四军第一师采购军需物资的秘密联络点隐蔽在宝丰鱼行。

  张渭清到吴淞不久,派熊仁良设法与中共上海工人运动委员会系统的地下党员陈金生取得了联系。陈金生原是吴淞口一家米店老板,曾当过船老大,因此在船民中有一定影响力,与社会上各种层次的人物均有交往。张渭清利用陈金生的各种关系开辟了海上运输线。由张渭清负责运送出吴淞关口,然后由海防大队地下工作人员接应,在熊仁良的押送下运往苏鲁新四军。

  随着“生意”的不断扩大,熊仁良的关系网也越来越大。根据“店王”的指示,熊假装走私贩子,贿赂东洋“电讯株式会社”的驾驶员,设法得到敌伪海军部相关证件和哨船。熊仁良用哨船从苏北公开装运食油、小麦、玉米等民用品,然后在吴淞码头出售,最后把采购到的军需品秘密装进哨船运走。

  19455月,为支援华中、华北抗日根据地反“清乡”斗争,张渭清接到上级命令,将已在上海购好并经江南造船厂地下党员协助加工的迫击炮筒和炮座,以及其他急需军用品速运苏北、鲁南。这项任务十分艰巨,时间紧迫,再加上吴淞口敌情有了新变化,张渭清、熊仁良原先熟悉的日伪军队长及翻译已调走。最后,张渭清通过伪海防大队的中队长设法结识伪海军司令等要员,终于得到一张出吴淞口的证明,熊仁良押货,用哨船拖运出海关。但将要出吴淞口时,被日军巡逻艇强行拦截检查。日军发现所装物资均属禁运物品,要求扣留处罚。熊仁良不慌不忙,塞给艇长数万元伪钞,船只被放行。从此,这条运输线源源不断地为新四军根据地运送大量军需物资,共计133船,重达3万多吨。

  抗日战争胜利后,熊仁良又随部队南征北战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上海战役等著名战役,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19506月,将近30岁的熊仁良在家信中要父母准备好自己结婚用的棉花和棉被。全家人欣喜若狂,日夜盼望着他早日荣归故里完婚。四个月后,家人又收到他的一封信,才知他要出国远赴抗美援朝的战场了。

  195010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中共中央军委非常关心志愿军后勤保障工作,并于1951122日至30日在沈阳召开第一届后勤会议,强调后勤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责成东北军区负责志愿军的后勤供应。随着战线越来越长,入朝部队不断增加,战斗规模越来越大,后勤保障体制已不适应战争发展的需要。1951519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志愿军后勤部。熊仁良从入伍开始就跟随曾历任新四军军部卫生处战工社主任、供给部总务处代科长、一师采办处处长、苏中军区上海地下采办组组长等职的张渭清,有一套丰富的后勤军需工作经验。到了朝鲜战场,他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73师后勤处军需科科长(团级)。熊仁良根据后勤部“前方需要什么,就支援什么,需要多少,就送多少;没有的就筹措,筹措不到的,就自己组织生产;宁肯后方挨饿受冻,也要尽量满足前方作战的需要”的原则,千方百计组织筹备各种物资,把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

  古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历来两军交战,偷袭“粮草”是常用的战术。在朝鲜战场上,敌人利用空中优势,对我志愿军的后勤保障线进行狂轰滥炸,甚至不择手段使用毒气弹,严重影响一线部队的军需供给。在一次抢运军需途中,部队遭到敌机的轮番轰炸。熊仁良身先士卒,指挥后勤部队边还击边转移,不幸身负重伤。由于熊仁良顽强勇敢、指挥得力,军需物资被及时运送到前线。195210月,熊仁良等重伤员被转移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后医院(院址丹东),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年底,熊仁良家人收到一封来自部队的信,内附一张熊仁良的半身戎装照,还附有40元现金。熊仁良的父亲熊钜康到余姚县民政局才知道儿子牺牲了,并领取了儿子的衣服、钢笔、手表、军用水壶等遗物,40元现金是抚恤金。熊家人捧着烈士的遗物痛哭一场(至今家人还保存着军用水壶)。烈士的生死有了下落、烈士的遗物回归了亲人,但不知烈士尸骨埋在何处?这使熊家人很伤感。

  “烈士流血,别让烈士的亲人无处流泪”。或许60年真是一个人生轮回,上天安排一位好心人把熊仁良烈士埋骨处的信息通过媒体告知了亲人。熊仁乔激动地说:“总算有了二哥的消息”。

  201267日上午,熊仁乔从电话里告诉我,他们已买好机票,决定明天去丹东,并托我能否联系上唐山张先生,他们要当面谢恩。我打通了张先生的电话,他十分高兴想和烈士的家人见面,这是他最想见到的结局,但现正在外地调查其他烈士的资料,近期难以赶到丹东,故深表抱歉。其实,从唐山到丹东还有很远的路,私家车要足足跑八个多小时呢!张先生说,虽然自己不能亲自陪同,但他一定会告知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管理处的领导,为烈士的亲人提供一流的服务。

  68日下午,熊仁乔带着两子一侄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前往丹东。上海是熊仁良和“小老大”战斗过的《51号兵站》所在地,从这里起飞一路经过昔日战场,一定会给烈士英魂带去诸多感慨和慰藉。9日下午,熊仁乔等四人带着祭品来到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在坟碑林立的鲜花丛中,终于找到了在这里安卧了60载的熊仁良烈士墓。熊仁乔一句“二哥,我们来看你了……”未完,子侄仨早已泣不成声跪伏在碑前。亲人们点上香烛、献上鲜花、供上家乡糕食和水果。“慈溪杨梅甲天下”,杨梅是烈士生前最喜欢吃的水果,慈溪刚刚上市的大棚杨梅请烈士尝尝鲜吧!。60年的南北相思、60年的孤魂独哀、60年的富国强军、60年的家乡巨变,怎不令英烈动容?

  祭扫毕,亲人们怀念之情意犹未尽,来到中朝边境鸭绿江边,眺望朝鲜一侧,追思烈士当年金戈铁马、浴血奋战的惨烈场面。他们租了一条游船,游弋在鸭绿江中方一侧,心中情不自禁地荡漾起“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旋律。夕阳映红了半边鸭绿江水,想必是烈士们的鲜血染红的吧!舀上一瓶江水、捧上一抔墓土回家吧,因为烈士的英魂融化在里面!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