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专题研究
》文章
日寇焚烧伏龙寺时间考证
http://cxsz.cixi.gov.cn 2012年10月08日

伏龙寺座落在伏龙山巅盆地中,始建于唐咸通三年(公元862年)。伏龙山气势磅礴,古寺前莲花池神奇莫测,香客连年不绝;王安石、苏轼、黄震、戚继光、弘一等历代名人也登山访寺,吟诗著文,山寺更是名扬遐迩。至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已建天王殿、大雄宝殿、三圣殿、方丈殿及执事房、寮房、斋堂等梵宇60余间,气势着实不凡。
  抗战爆发后,日军南下侵占浙东,1941年4月19日从镇海登陆,宁波及三北一带相继沦陷。日寇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伏龙寺也被付于一炬,7名僧人惨死火海,千载古刹顿时夷为平地,当地百姓痛之,叹之,恨之。
  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的具体时间,一直存在着疑问,现考证如下——
  1992年版《慈溪县志》第638页“日寇暴行录”中记述:“1944年6月24日,日军200余人包围龙山伏龙寺,纵火焚毁殿宇,并将寺内和尚7人赶入火中活活烧死。”1995年版《宁波巿志》“日本侵略军、汪伪军及部分罪行”一节中记载:“1944年6月,日军200余人纵火烧毁余姚龙山伏龙寺,7僧人被赶入火海,1人被刺死。”我认为,《宁波市志》编写者可能把县名搞错了,龙山伏龙寺应在慈溪市(当时属镇海县)。此外,在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各级文史、党史刊物中发表的许多文章,也把日寇纵火毁寺定为这个日期。
  日寇纵火焚毁伏龙寺至今已有六七十年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查找过有关资料,找不到能证明日寇烧寺日期的第一手资料,也曾走访过4名目击者,而他们回忆时只能讲出一个大概的日期,说不清具体在那一天。那么,日寇焚毁伏龙寺究竟在哪一天呢?我的分析和推论是:
  第一,日寇侵占三北达五年之久,烧杀恶行年年皆有,但焚烧伏龙寺不可能发生在1944年。
  原凤湖中学教师虞金迅先生整理的《凤湖中学大事记》中记载:“1942年9月26日,凤湖中学师生上伏龙山凭吊被日寇烧毁的伏龙寺遗址。”由此可见,伏龙寺早在1942年9月以前已被日寇烧毁了。
  此外,在许多抗战人士回忆录、目击者采访录中,都能证明这件事不可能发生在1944年。
  第二,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应该在三北沦陷后不久,即1941年5~6月间。
  2005年秋,我在编写《龙山风情》一书时,再次采访了龙山镇邱王村老农黄通云(1921年出生),问及日寇火烧伏龙寺之事,他说:“那年,我21岁(当地人都以虚岁计年),有一天早晨,正在老海田棉花地削草,亲眼看到二、三百个东洋兵从金夹岙洞门岭向邱王大街开来。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先看到伏龙山“下公司”(即虞洽卿轮埠公司)着火,后来又见伏龙山上浓烟滚滚……回家后,听说伏龙寺被日本兵烧毁了。第二天,我约了同村好友邱士松(1925年出生)一起爬上伏龙山,见伏龙寺全被烧毁了……”我问他,为什么能记住在21岁那年?他说:“因为日本人火烧伏龙寺的前几天刚好父亲做寿坟,现在墓碑上还刻着‘民国卅年夏’这几个字,因此肯定不会记错。”民国三十年,即为1941年。接着,我又问他日寇火烧伏龙寺的具体时间,他记不清楚,只说大概在5~6月份。
  戚铭渠同志在他回忆录《中共思敬小学支部活动》中记述:“沦陷后,镇海县工委把贾裕德同志调到江南,思敬支部由我负责……第二天上午,果然有300多名鬼子兵经蟹浦、邱王来‘扫荡’,一到龙山东门外,把大部队停在大路上,派一个班直冲远离大路的思敬小学,大肆搜查,什么也沒有搜到……后来鬼子兵到伏龙山上火烧伏龙寺,杀死了和尚……”戚铭渠同志,1938年10月加入共产党,1939年2月任龙山镇东门外思敬小学校长。他按照党的指示,开展抗日宣传和组建抗日武装,1941年6月,打入国民党龙山区署任指导员,开展秘密工作,后任龙山自卫队队长、中共慈镇县工委委员、镇海县县长等职,1945年10月随新四军浙东纵队及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北撤至苏北。戚铭渠同志在回忆录中只写了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是在三北沦陷后不久,未写清具体时间;从他的履历来推算,应该在那年5~6月间。
  第三、日寇在民国三十年国历五月二十六日纵火烧毁伏龙寺,这个时间是准确的。
  2006年7月,唐武声老师赐我由古香山人、陈继聪两人吟写的《凤湖竹枝词》80首抄稿。词稿后附有方钟毓(龙山凤浦岙村文人)、虞金迅(龙山人,抗战时任龙山镇抗日救亡负责人、凤湖中学教师)、虞天石(龙山人,抗战初期以教师职业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后任中共镇海县委书记等职,1945年10月随新四军浙东纵队及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北撤至苏北)三人写的《仿竹技词·哀伏龙寺四章》。附词前有一题记:“民国三十年,胡虏侵我乡,众皆避难凤湖,屏山掩饰。国历五月廿六日,倭骑踏龙土,浩劫一通即离去……虞金迅志”词稿首章为方钟毓所写:“千年古刹付劫灰,可怜佛子亦遭灾,寄语登高寻芳客,国耻应毋忘是庵。”第二首由虞金迅和:“古迹今时遭劫灰,佛国海天尽受灾,登极大云岭上看,应是瓦砾非是庵。”第三、四首由虞天石和:“千载建筑千载灰,今朝欢乐今朝灾,年来血泪遍地满,莫将心力吊山庵。沦海桑田一劫灰,百年千载片时灾,最是丧心病狂人,不怪胡虏怪小庵。”
  该文稿为目击者当时悲痛心境的抒发,是一件很宝贵的原始资料,词文中提及日寇焚烧伏龙寺这个具体日期,可信度相当高。那么,虞金迅先生文稿中所称的国历,是指农历(阴历),还是指公历(阳历)呢?
  我查阅了《辞海》,未见“国历”这一条目。又在网上搜索,“维基百科”这样注释:中国在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时,以公历取代传统的农历,定格里历为国历(现行的公历即格里历)。“互动百科”、“汉语词典”解释为:由国家规定和采用的历法,一般指阳历。但“百度百科”的注释与上不同,把“国历”指为中国传统使用的夏历,即为农历、阴历。
  如果国历是指农历,那么五月廿六日,换算成公历即为6月19日。从三北抗战的历史资料来探证,日寇烧寺在这个时间不符合逻辑。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慈溪历史大事记(1924—1995)》记载,还有戚铭渠等同志的回忆录中也提到:日寇烧毁伏龙寺前一天,龙山虞洽卿老家保卫团就获悉鬼子将前来“扫荡”的消息,就把一些枪枝弹药藏到虞家花园内一穴空坟中。为组建抗日武装,6月1日,李平、沈邦祺等慈北中共党员与戚铭渠、虞天石、邱焕高等镇北中共党员里应外合,缴获了虞家保卫团10多支长、短枪和数百发子弹。6月6日,李平等同志不幸被捕,第二天被敌人枪杀,沈邦祺等同志也相继牺牲。由此可见,日寇毁寺在前,虞家缴枪行动和李平等同志牺牲在后,因而日寇烧毁伏龙寺的时间不可能在农历五月廿六日(即公历6月19日)。我认为,虞金迅先生文稿中所记的“国历”五月廿六日,应该是公历5月26日,这与龙山地区其它抗战事件的发生时间相衔接。
  综上分析和推论: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的日期是1941年5月26日10时许。
  这个结论,与有些文史资料中表述的时间相同。最近,我又向1994版《镇海县志》副主编、刚解放时曾任龙山乡政府文书的严水孚老先生求教,他说日寇烧毁伏龙寺也是这个日期。
  日寇这次“扫荡”的目的,是为了消灭龙山一带抗日武装,抢劫财物。那天行动的线路是:清晨从镇海出发,翻越蟹浦大岭岗,烧毁了大岙村一座庙宇,然后沿官路西行至邱王大街,准备再烧毁路边一个叫“旗杆门头”的院子,因居住在当地的一位女性日本侨民说情,才免遭灾难;行至东门外村时,对思敬小学及附近的土地堂进行搜查;到龙山所后,留下一部,其余开往伏龙山,烧毁伏龙寺,中午时分下山后在龙山所吃中饭;下午,在西门外等附近村庄抢劫了100多担货物,于傍晚翻雁门岭回宁波。

伏龙寺座落在伏龙山巅盆地中,始建于唐咸通三年(公元862年)。伏龙山气势磅礴,古寺前莲花池神奇莫测,香客连年不绝;王安石、苏轼、黄震、戚继光、弘一等历代名人也登山访寺,吟诗著文,山寺更是名扬遐迩。至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已建天王殿、大雄宝殿、三圣殿、方丈殿及执事房、寮房、斋堂等梵宇60余间,气势着实不凡。
  抗战爆发后,日军南下侵占浙东,1941年4月19日从镇海登陆,宁波及三北一带相继沦陷。日寇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伏龙寺也被付于一炬,7名僧人惨死火海,千载古刹顿时夷为平地,当地百姓痛之,叹之,恨之。
  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的具体时间,一直存在着疑问,现考证如下——
  1992年版《慈溪县志》第638页“日寇暴行录”中记述:“1944年6月24日,日军200余人包围龙山伏龙寺,纵火焚毁殿宇,并将寺内和尚7人赶入火中活活烧死。”1995年版《宁波巿志》“日本侵略军、汪伪军及部分罪行”一节中记载:“1944年6月,日军200余人纵火烧毁余姚龙山伏龙寺,7僧人被赶入火海,1人被刺死。”我认为,《宁波市志》编写者可能把县名搞错了,龙山伏龙寺应在慈溪市(当时属镇海县)。此外,在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各级文史、党史刊物中发表的许多文章,也把日寇纵火毁寺定为这个日期。
  日寇纵火焚毁伏龙寺至今已有六七十年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查找过有关资料,找不到能证明日寇烧寺日期的第一手资料,也曾走访过4名目击者,而他们回忆时只能讲出一个大概的日期,说不清具体在那一天。那么,日寇焚毁伏龙寺究竟在哪一天呢?我的分析和推论是:
  第一,日寇侵占三北达五年之久,烧杀恶行年年皆有,但焚烧伏龙寺不可能发生在1944年。
  原凤湖中学教师虞金迅先生整理的《凤湖中学大事记》中记载:“1942年9月26日,凤湖中学师生上伏龙山凭吊被日寇烧毁的伏龙寺遗址。”由此可见,伏龙寺早在1942年9月以前已被日寇烧毁了。
  此外,在许多抗战人士回忆录、目击者采访录中,都能证明这件事不可能发生在1944年。
  第二,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应该在三北沦陷后不久,即1941年5~6月间。
  2005年秋,我在编写《龙山风情》一书时,再次采访了龙山镇邱王村老农黄通云(1921年出生),问及日寇火烧伏龙寺之事,他说:“那年,我21岁(当地人都以虚岁计年),有一天早晨,正在老海田棉花地削草,亲眼看到二、三百个东洋兵从金夹岙洞门岭向邱王大街开来。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先看到伏龙山“下公司”(即虞洽卿轮埠公司)着火,后来又见伏龙山上浓烟滚滚……回家后,听说伏龙寺被日本兵烧毁了。第二天,我约了同村好友邱士松(1925年出生)一起爬上伏龙山,见伏龙寺全被烧毁了……”我问他,为什么能记住在21岁那年?他说:“因为日本人火烧伏龙寺的前几天刚好父亲做寿坟,现在墓碑上还刻着‘民国卅年夏’这几个字,因此肯定不会记错。”民国三十年,即为1941年。接着,我又问他日寇火烧伏龙寺的具体时间,他记不清楚,只说大概在5~6月份。
  戚铭渠同志在他回忆录《中共思敬小学支部活动》中记述:“沦陷后,镇海县工委把贾裕德同志调到江南,思敬支部由我负责……第二天上午,果然有300多名鬼子兵经蟹浦、邱王来‘扫荡’,一到龙山东门外,把大部队停在大路上,派一个班直冲远离大路的思敬小学,大肆搜查,什么也沒有搜到……后来鬼子兵到伏龙山上火烧伏龙寺,杀死了和尚……”戚铭渠同志,1938年10月加入共产党,1939年2月任龙山镇东门外思敬小学校长。他按照党的指示,开展抗日宣传和组建抗日武装,1941年6月,打入国民党龙山区署任指导员,开展秘密工作,后任龙山自卫队队长、中共慈镇县工委委员、镇海县县长等职,1945年10月随新四军浙东纵队及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北撤至苏北。戚铭渠同志在回忆录中只写了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是在三北沦陷后不久,未写清具体时间;从他的履历来推算,应该在那年5~6月间。
  第三、日寇在民国三十年国历五月二十六日纵火烧毁伏龙寺,这个时间是准确的。
  2006年7月,唐武声老师赐我由古香山人、陈继聪两人吟写的《凤湖竹枝词》80首抄稿。词稿后附有方钟毓(龙山凤浦岙村文人)、虞金迅(龙山人,抗战时任龙山镇抗日救亡负责人、凤湖中学教师)、虞天石(龙山人,抗战初期以教师职业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后任中共镇海县委书记等职,1945年10月随新四军浙东纵队及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北撤至苏北)三人写的《仿竹技词·哀伏龙寺四章》。附词前有一题记:“民国三十年,胡虏侵我乡,众皆避难凤湖,屏山掩饰。国历五月廿六日,倭骑踏龙土,浩劫一通即离去……虞金迅志”词稿首章为方钟毓所写:“千年古刹付劫灰,可怜佛子亦遭灾,寄语登高寻芳客,国耻应毋忘是庵。”第二首由虞金迅和:“古迹今时遭劫灰,佛国海天尽受灾,登极大云岭上看,应是瓦砾非是庵。”第三、四首由虞天石和:“千载建筑千载灰,今朝欢乐今朝灾,年来血泪遍地满,莫将心力吊山庵。沦海桑田一劫灰,百年千载片时灾,最是丧心病狂人,不怪胡虏怪小庵。”
  该文稿为目击者当时悲痛心境的抒发,是一件很宝贵的原始资料,词文中提及日寇焚烧伏龙寺这个具体日期,可信度相当高。那么,虞金迅先生文稿中所称的国历,是指农历(阴历),还是指公历(阳历)呢?
  我查阅了《辞海》,未见“国历”这一条目。又在网上搜索,“维基百科”这样注释:中国在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时,以公历取代传统的农历,定格里历为国历(现行的公历即格里历)。“互动百科”、“汉语词典”解释为:由国家规定和采用的历法,一般指阳历。但“百度百科”的注释与上不同,把“国历”指为中国传统使用的夏历,即为农历、阴历。
  如果国历是指农历,那么五月廿六日,换算成公历即为6月19日。从三北抗战的历史资料来探证,日寇烧寺在这个时间不符合逻辑。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慈溪历史大事记(1924—1995)》记载,还有戚铭渠等同志的回忆录中也提到:日寇烧毁伏龙寺前一天,龙山虞洽卿老家保卫团就获悉鬼子将前来“扫荡”的消息,就把一些枪枝弹药藏到虞家花园内一穴空坟中。为组建抗日武装,6月1日,李平、沈邦祺等慈北中共党员与戚铭渠、虞天石、邱焕高等镇北中共党员里应外合,缴获了虞家保卫团10多支长、短枪和数百发子弹。6月6日,李平等同志不幸被捕,第二天被敌人枪杀,沈邦祺等同志也相继牺牲。由此可见,日寇毁寺在前,虞家缴枪行动和李平等同志牺牲在后,因而日寇烧毁伏龙寺的时间不可能在农历五月廿六日(即公历6月19日)。我认为,虞金迅先生文稿中所记的“国历”五月廿六日,应该是公历5月26日,这与龙山地区其它抗战事件的发生时间相衔接。
  综上分析和推论:日寇纵火烧毁伏龙寺的日期是1941年5月26日10时许。
  这个结论,与有些文史资料中表述的时间相同。最近,我又向1994版《镇海县志》副主编、刚解放时曾任龙山乡政府文书的严水孚老先生求教,他说日寇烧毁伏龙寺也是这个日期。
  日寇这次“扫荡”的目的,是为了消灭龙山一带抗日武装,抢劫财物。那天行动的线路是:清晨从镇海出发,翻越蟹浦大岭岗,烧毁了大岙村一座庙宇,然后沿官路西行至邱王大街,准备再烧毁路边一个叫“旗杆门头”的院子,因居住在当地的一位女性日本侨民说情,才免遭灾难;行至东门外村时,对思敬小学及附近的土地堂进行搜查;到龙山所后,留下一部,其余开往伏龙山,烧毁伏龙寺,中午时分下山后在龙山所吃中饭;下午,在西门外等附近村庄抢劫了100多担货物,于傍晚翻雁门岭回宁波。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