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专题研究
》文章
实行政社分设 建立乡政府
http://cxsz.cixi.gov.cn 2012年10月08日

“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是在1958年高级农业生产社基础上的组织。成立初期,生产资料实行过单一的公社所有制,在分配上实行过工资制和供给制相结合,并取消了自留地,曾办大食堂,人们吃的饭菜由食堂统一烧煮。后经多次调整,1962年以后,绝大多数人民公社实行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制度,恢复和扩大了自留地和家庭副业。同时,把基层政权机构(乡人民委员会)和集体经济组织的领导机构(社管理委员会)合为一体,统一管理全乡、全社的各种事务。
  自1978年开始,中国进行了农村改革。主要内容是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为主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建立了集体统一经营与农户分散经营相结合的农业经营管理体制,打破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统一经营模式。
  一、政社分设的时代背景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农村开始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经济管理体制不适应新的形势了。
  1979年2月15日,中共慈溪县委召开了四级干部会议,贯彻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贯彻落实农业发展25条政策措施,同时贯彻《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试行草案)》(新“六十条”)。这两个政策性文件扭转了“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左倾”局面,为农村改革的过渡性文件。
  4月,坎东公社新建大队第四生产队率先试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跨出了农村改革第一步。
  中共中央(1980)75号文件强调:“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责任制,就是在生产队统一经营的条件下分工协作,擅长农业的劳动力,按能力大小分包耕地;擅长林牧副渔工商各业的劳动力,按能力大小分包各业;各业的包产,根据方便生产、有利经营的原则,分别到组、到劳力、到户;生产过程的各项作业,生产队宜统则统,宜分则分;包产部分统一分配,超产或减产分别奖罚;以合同形式确定下来当年或几年不变。”10月,慈溪县全面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的座谈纪要,推行各种生产责任制。到年底,40%以上生产队实行“小六定(定劳动底分、地块、农活、时间、质量、工分)”的包工到户责任制。
  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指出:“目前实行的各种责任制,包括小段包工定额计酬,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联产到劳,包产到户、到组,包干到户、到组,等等,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不论采取什么形式,只要群众不要求改变,就不要变动。”4月,慈溪县委召开经济理论学习会,解放思想,贯彻“统一经营、专业分工、承包到劳、联产计酬责任制”试行办法。到年底,全县92%的生产队实行了这种形式的生产经营责任制。
  1982年4月,全县97%的生产队实行了为期三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中共中央1983年1号文件,即1982年12月31日政治局讨论通过的《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指出:“人民公社的体制,要从两方面进行改革。这就是,实行生产责任制,特别是联产承包制;实行政社分设。”
  1983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指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把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乡的规模一般以原有公社管辖范围为基础;乡的编制要力求精干,不得超过现在公社的人员编制;乡人民政府建立后,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的规定行使职权,领导本乡的经济、文化和各项社会建设,作好公安、民政、司法、文教卫生、计划生育等工作;政社分开以后,经济体制的改革继续按照中共中央1983年1号文件的精神进行。
  根据中央通知精神,中共慈溪县委建立“农村体改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指导全县政社分设工作。1983年4月,县委选择白沙、东一两个公社进行政社分设工作试点。6月24日,开始在范市、东山头、观城、胜北、坎东、坎西、崇寿、宗汉、小安、大云、西二、天东等12公社(镇)进行第一批扩大试点,并由“体改办”派出12个“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进驻每个扩大试点的公社(镇)工作,“慈体改办”在7月26日发出(1983)1号文件,宣布启用乡(镇)名称和印章,8月2日,第一批扩大试点结束。8月22日,中共慈溪县委发出“慈委(1983)72号”文件《关于政社分设若干问题的原则意见》,明确全县政社分设推广意见。9月中下旬,全县65个公社(镇)全部完成了政社分设工作,重新建立乡政府作为政权的基层单位。同时,在村一级建立村民委员会、下设村民小组工作也全面完成。
  1984年10月,全县全面实施土地承包期延长工作,慈溪县94%以上的土地承包期延长至15年,县人民政府给农民颁发《承包土地使用证》。
  中央从1982年到1986年连续颁发了5个1号文件,充分肯定家庭承包双层经营体制的积极作用,逐步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农民在实践中选择了改革,改革的潮流不可阻挡。分段包工、联产计酬等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推行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促进了农业生产。慈溪县1984年40余万亩棉花亩产皮棉92.5公斤,创历史最高纪录。其中采用地膜覆盖栽培的19.8万余亩,平均亩产高达97.2公斤。
  二、胜北公社的政社分设经过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两对矛盾运动推动着社会发展。农村土地承包为主的双层经营的生产关系的变化,决定了人民公社的解体和政社分设的必然。
  1983年6月24日,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进驻胜北公社,由曹章卿、余宗圻、龚森炎、黄水金、张坚、徐品章等县、区领导同志组成,逍林区委副书记曹章卿兼任组长,县审计局局长余宗圻同志任副组长,徐品章为材料员。当时,我在胜北公社文化站任站长,也被纳入为政社分设办公室下的宣传组成员。
  按照“政社分设”的要求,每个乡都设置三个机构:乡设乡党委会、乡人民政府和人民公社经济管理委员会;每个村都设置村党支部、村民委员会和大队经济管理委员会。生产队改设村民小组,同时保留生产队集体所有制。在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的指导下,胜北的“政社分设”工作全面展开。
  1983年7月8日晚上,时任胜北公社党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的史济永同志告诉我,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和党委领导推荐我为副乡长候选人,嘱咐我要正确对待,好好工作。7月9日下午,在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和逍林区委的帮助下,胜北公社党员大会的主席团会议召开,共31名主席团成员,有27人到会,会议讨论通过大会执行主席、议程、报告人选、选举办法(草案)、监记票建议人选和讨论小组划分等。
  10日上午,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党员大会如期召开。大会由王龙庆副书记主持,何长源书记作《党委工作报告》,曹章卿同志代表逍林区委和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作《选举报告》。大会划分18个讨论小组,推荐出17个候选人,再经过预选确定8位正式候选人。当时胜北公社450名党员,到会344人(其中预备党员1名),343人有选举权,通过大会选举,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委员会8个正式候选人全部当选。
  党员大会之后,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选举何长源为书记,史济永、王龙庆为副书记,应珠表、张炼英、杨志登、陈良成、胡绍庆等为委员,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委员会顺利产生。
  党委选举大会结束之后,胜北乡开始政府选举工作。10日晚上,胜北乡六届三次人民代表大会筹备会议(延续公社管理委员会的届次)召开,各生产大队大队长参加会议,党委书记何长源主持会议,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组长、逍林区委副书记曹章卿作会议筹备和安排的讲话,确定主席团建议名单、大会议程安排、会议分工、选举监、记票人员,并确定龚新华同志为上午大会主持人,我为下午大会主持人。
  1983年7月12日,由于受台风的外围影响,天下着小雨,胜北乡六届三次人民代表大会正式召开。上午,胡成权作《代表资格审查报告》,史济永作《政府工作报告》,应珠表作《体制改革工作报告》并宣讲《胜北乡乡规民约(草案)》,曹章卿作《关于胜北乡选举正、副乡长的报告》。下午,大会分组讨论后,进行选举,党委副书记王龙庆作候选人介绍。200名人民代表,到会167人,史济永、胡成权、阮万国、龚新华四个候选人全部当选,并确定史济永为乡长,胡成权、阮万国、龚新华等三位为副乡长。
  晚上,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组长、逍林区委副书记曹章卿专门找我和龚新华两人,对不是脱产干部直接选为政府领导班子成员的人进行谈话。他要求我们当选之后做到四要:一要向老领导、老干部、群众学习;二要勤恳工作,不怕苦、多出力;三要注意工作方法,摸索工作经验,大胆行使工作职责;四要注意生活作风,票绝歪风邪气,不辜负上级党委和群众的期望。
  当时,每个乡(镇)在选举中都有1-2个不脱产干部(公务员)提拔进入政府(党委)班子,这些从农村或公社部门直接当选领导职务的干部,习惯上后来称为“选聘干部”。县委(1983)72号文件规定:“不脱产的人员被选为乡党委,乡政府正、副职的,不转户粮关系,不列入国家行政编制,其生活补贴相等于行政二十三、二十四级,落选后,哪里来哪里去,仍回原岗位。”后来财政按副职每月45元、正职50元固定补贴执行。
  胜北乡的两个“选聘干部”:龚新华,男,26岁,高中毕业文化程度,当选前是胜一大队(五塘南村)党支部副书记、胜一小学民办教师;阮万国(我),男,28岁,初中毕业文化程度,当选前为胜北公社文化站长。这次政社分设使我们俩走上了从政道路,改变了人生的方向,成为了“农民乡长”。
  7月13日晚,胜北乡党委、正副乡长联席会议召开,会议由何长源主持,讨论党委、政府人员工作分工,《党委纪律章程》、《党委、政府工作职责》和今后工作任务。会上,曹章卿指出:今后党委会议副乡长是否列席,根据内容来确定,工作需要的时候可以列席。
  政府班子确定之后,马上选举产生经济联合组织。7月14日,胜北乡人民公社第一次社员代表大会召开,会议选举产生胜北乡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上午,大会由史久江主持,胡成权作《关于体制改革的报告》,王龙庆作“选举讲话”,然后,大会分组讨论。下午,会议由张长权主持,张松强宣读《选举办法》,最后选举产出由陈良成、张长权、陈庆桥、张松强、史久江五位组成的胜北乡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史久江兼任工业公司经理,张长权兼任多种经营公司经理,陈庆桥兼任农业服务公司经理。
  在实行政社分设以后,大家普遍感到党、政与经济组织的关系疏远了许多,对农村的产业结构改革缺乏了支撑。一年后,“乡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的称呼统一改成为“经济联合社”,下设办公室,领导工业公司、多种经营公司、农业服务公司,简称“一办三公司”,“三公司”成为乡集体经济组织。按照顺延的政府届次, 1984年6月31日,胜北乡七届一次人民代表大会召开,进行换届选举,我被选为胜北乡乡长。
  三、政社分设的意义
  政社分设是农村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和重要标志,在我国的基层政权建设上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第一,政社分设使农民家庭联产承包制体制有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从所有制性质来说,土地水利设施等基本生产资料集体所有,产权归集体,承包权、经营权、使用权归该集体范围内农户,或由承包户自愿转让、有偿流转。从劳动者(农户)之间关系看,不仅有农户间的自主经营、互利合作,也有集体服务、统一经营,形成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机制,调动了劳动者个体和所有者集体两个方面积极性,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从分配制度方面讲,彻底打破了“大锅饭”和“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分配机制。“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既体现了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也体现了谁投资,谁收益,实现了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的相统一。
  第二,家庭联产承包制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随着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健全,家庭承包经营体制更加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市场需要什么,农民就生产什么,社会哪里有需要,农民就在哪里经营,农民拥有了选择经济效益的权利。政社分设创造了农民自由经济的政治环境和条件。
  第三,政社分设冲破了“一大二公”人民公社的管理机制,实现了基层政权组织干部队伍年轻化、知识化的突破,转变了过去凭出身、讲觉悟、唯户籍(非农业户口)的习惯。政社分设后,使党、政领导工作方式由单一催种、催收、抓生产转向了生产、市场一齐抓,经营管理和商品经济都兼顾,实现了党的工作重心发展经济抓大事,依法行政抓建设,服务农民抓效益。强调了农村基层党组织始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
  第四,经济联合社的统领和工业公司、多种经营公司、农业服务公司的出现,对农村的产业结构改革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开拓农产品销售渠道、了解市场信息,进行农产品加工,优良品种推广,种子引进,病虫防治,农机服务等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各乡(镇)都增挂农工商总公司的牌子,代表乡级社区合作经济组织,农工商总公司经理由乡镇党委或政府主要负责人兼任,保持一种形式,为农民进入市场经济作了启蒙教育。村级也同样,相应建立村经济合作社,延伸到全社会各行各业,由生产关系(经济基础)的家庭联产承包制的改革展伸到上层建筑的政权与社体分设的改革,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等组成的改革开放,推动了我国现代化的经济步伐。
  政社分设遵循的基本原则:第一,坚持农村人民公社的体制,要从两个方面进行改革,一是实行联产承包等生产责任制;二是实行政社分设。同时,坚持现行的行政区划不变,以公社范围建乡,以大队建村,以生产队建村民小组;现有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集体财产所有制不变。第二,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四化要求选配干部。坚持德才兼备的干部标准;考察干部依靠党委和广大干部群众;把好政治关,文化关,年龄关。要求新进领导班子的起码要有初中以上文化;乡三套领导班子平均年龄不超过40岁。第三,在坚持干部条件的同时还要体现先进性、代表性、广泛性。
  自1982年制定的宪法规定,农村建立乡政府和群众性自治组织村民委员会,基层政权机构和地区性合作经济组织分开设立。1982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出《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要求改革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在农村建立乡政府。到1984年末,全县共建乡53个,建制镇13个,新建村民委员会795个。乡镇政权的建立和村民委员会的形成,标志着农村人民公社制度的最终解体和新的农村管理体制的产生。
 

“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是在1958年高级农业生产社基础上的组织。成立初期,生产资料实行过单一的公社所有制,在分配上实行过工资制和供给制相结合,并取消了自留地,曾办大食堂,人们吃的饭菜由食堂统一烧煮。后经多次调整,1962年以后,绝大多数人民公社实行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制度,恢复和扩大了自留地和家庭副业。同时,把基层政权机构(乡人民委员会)和集体经济组织的领导机构(社管理委员会)合为一体,统一管理全乡、全社的各种事务。
  自1978年开始,中国进行了农村改革。主要内容是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为主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建立了集体统一经营与农户分散经营相结合的农业经营管理体制,打破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统一经营模式。
  一、政社分设的时代背景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农村开始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经济管理体制不适应新的形势了。
  1979年2月15日,中共慈溪县委召开了四级干部会议,贯彻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贯彻落实农业发展25条政策措施,同时贯彻《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试行草案)》(新“六十条”)。这两个政策性文件扭转了“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左倾”局面,为农村改革的过渡性文件。
  4月,坎东公社新建大队第四生产队率先试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跨出了农村改革第一步。
  中共中央(1980)75号文件强调:“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责任制,就是在生产队统一经营的条件下分工协作,擅长农业的劳动力,按能力大小分包耕地;擅长林牧副渔工商各业的劳动力,按能力大小分包各业;各业的包产,根据方便生产、有利经营的原则,分别到组、到劳力、到户;生产过程的各项作业,生产队宜统则统,宜分则分;包产部分统一分配,超产或减产分别奖罚;以合同形式确定下来当年或几年不变。”10月,慈溪县全面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的座谈纪要,推行各种生产责任制。到年底,40%以上生产队实行“小六定(定劳动底分、地块、农活、时间、质量、工分)”的包工到户责任制。
  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指出:“目前实行的各种责任制,包括小段包工定额计酬,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联产到劳,包产到户、到组,包干到户、到组,等等,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不论采取什么形式,只要群众不要求改变,就不要变动。”4月,慈溪县委召开经济理论学习会,解放思想,贯彻“统一经营、专业分工、承包到劳、联产计酬责任制”试行办法。到年底,全县92%的生产队实行了这种形式的生产经营责任制。
  1982年4月,全县97%的生产队实行了为期三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中共中央1983年1号文件,即1982年12月31日政治局讨论通过的《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指出:“人民公社的体制,要从两方面进行改革。这就是,实行生产责任制,特别是联产承包制;实行政社分设。”
  1983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指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把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乡的规模一般以原有公社管辖范围为基础;乡的编制要力求精干,不得超过现在公社的人员编制;乡人民政府建立后,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的规定行使职权,领导本乡的经济、文化和各项社会建设,作好公安、民政、司法、文教卫生、计划生育等工作;政社分开以后,经济体制的改革继续按照中共中央1983年1号文件的精神进行。
  根据中央通知精神,中共慈溪县委建立“农村体改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指导全县政社分设工作。1983年4月,县委选择白沙、东一两个公社进行政社分设工作试点。6月24日,开始在范市、东山头、观城、胜北、坎东、坎西、崇寿、宗汉、小安、大云、西二、天东等12公社(镇)进行第一批扩大试点,并由“体改办”派出12个“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进驻每个扩大试点的公社(镇)工作,“慈体改办”在7月26日发出(1983)1号文件,宣布启用乡(镇)名称和印章,8月2日,第一批扩大试点结束。8月22日,中共慈溪县委发出“慈委(1983)72号”文件《关于政社分设若干问题的原则意见》,明确全县政社分设推广意见。9月中下旬,全县65个公社(镇)全部完成了政社分设工作,重新建立乡政府作为政权的基层单位。同时,在村一级建立村民委员会、下设村民小组工作也全面完成。
  1984年10月,全县全面实施土地承包期延长工作,慈溪县94%以上的土地承包期延长至15年,县人民政府给农民颁发《承包土地使用证》。
  中央从1982年到1986年连续颁发了5个1号文件,充分肯定家庭承包双层经营体制的积极作用,逐步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农民在实践中选择了改革,改革的潮流不可阻挡。分段包工、联产计酬等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推行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促进了农业生产。慈溪县1984年40余万亩棉花亩产皮棉92.5公斤,创历史最高纪录。其中采用地膜覆盖栽培的19.8万余亩,平均亩产高达97.2公斤。
  二、胜北公社的政社分设经过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两对矛盾运动推动着社会发展。农村土地承包为主的双层经营的生产关系的变化,决定了人民公社的解体和政社分设的必然。
  1983年6月24日,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进驻胜北公社,由曹章卿、余宗圻、龚森炎、黄水金、张坚、徐品章等县、区领导同志组成,逍林区委副书记曹章卿兼任组长,县审计局局长余宗圻同志任副组长,徐品章为材料员。当时,我在胜北公社文化站任站长,也被纳入为政社分设办公室下的宣传组成员。
  按照“政社分设”的要求,每个乡都设置三个机构:乡设乡党委会、乡人民政府和人民公社经济管理委员会;每个村都设置村党支部、村民委员会和大队经济管理委员会。生产队改设村民小组,同时保留生产队集体所有制。在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的指导下,胜北的“政社分设”工作全面展开。
  1983年7月8日晚上,时任胜北公社党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的史济永同志告诉我,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和党委领导推荐我为副乡长候选人,嘱咐我要正确对待,好好工作。7月9日下午,在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和逍林区委的帮助下,胜北公社党员大会的主席团会议召开,共31名主席团成员,有27人到会,会议讨论通过大会执行主席、议程、报告人选、选举办法(草案)、监记票建议人选和讨论小组划分等。
  10日上午,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党员大会如期召开。大会由王龙庆副书记主持,何长源书记作《党委工作报告》,曹章卿同志代表逍林区委和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作《选举报告》。大会划分18个讨论小组,推荐出17个候选人,再经过预选确定8位正式候选人。当时胜北公社450名党员,到会344人(其中预备党员1名),343人有选举权,通过大会选举,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委员会8个正式候选人全部当选。
  党员大会之后,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选举何长源为书记,史济永、王龙庆为副书记,应珠表、张炼英、杨志登、陈良成、胡绍庆等为委员,中共胜北乡第六届委员会顺利产生。
  党委选举大会结束之后,胜北乡开始政府选举工作。10日晚上,胜北乡六届三次人民代表大会筹备会议(延续公社管理委员会的届次)召开,各生产大队大队长参加会议,党委书记何长源主持会议,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组长、逍林区委副书记曹章卿作会议筹备和安排的讲话,确定主席团建议名单、大会议程安排、会议分工、选举监、记票人员,并确定龚新华同志为上午大会主持人,我为下午大会主持人。
  1983年7月12日,由于受台风的外围影响,天下着小雨,胜北乡六届三次人民代表大会正式召开。上午,胡成权作《代表资格审查报告》,史济永作《政府工作报告》,应珠表作《体制改革工作报告》并宣讲《胜北乡乡规民约(草案)》,曹章卿作《关于胜北乡选举正、副乡长的报告》。下午,大会分组讨论后,进行选举,党委副书记王龙庆作候选人介绍。200名人民代表,到会167人,史济永、胡成权、阮万国、龚新华四个候选人全部当选,并确定史济永为乡长,胡成权、阮万国、龚新华等三位为副乡长。
  晚上,县委政社分设检查指导组组长、逍林区委副书记曹章卿专门找我和龚新华两人,对不是脱产干部直接选为政府领导班子成员的人进行谈话。他要求我们当选之后做到四要:一要向老领导、老干部、群众学习;二要勤恳工作,不怕苦、多出力;三要注意工作方法,摸索工作经验,大胆行使工作职责;四要注意生活作风,票绝歪风邪气,不辜负上级党委和群众的期望。
  当时,每个乡(镇)在选举中都有1-2个不脱产干部(公务员)提拔进入政府(党委)班子,这些从农村或公社部门直接当选领导职务的干部,习惯上后来称为“选聘干部”。县委(1983)72号文件规定:“不脱产的人员被选为乡党委,乡政府正、副职的,不转户粮关系,不列入国家行政编制,其生活补贴相等于行政二十三、二十四级,落选后,哪里来哪里去,仍回原岗位。”后来财政按副职每月45元、正职50元固定补贴执行。
  胜北乡的两个“选聘干部”:龚新华,男,26岁,高中毕业文化程度,当选前是胜一大队(五塘南村)党支部副书记、胜一小学民办教师;阮万国(我),男,28岁,初中毕业文化程度,当选前为胜北公社文化站长。这次政社分设使我们俩走上了从政道路,改变了人生的方向,成为了“农民乡长”。
  7月13日晚,胜北乡党委、正副乡长联席会议召开,会议由何长源主持,讨论党委、政府人员工作分工,《党委纪律章程》、《党委、政府工作职责》和今后工作任务。会上,曹章卿指出:今后党委会议副乡长是否列席,根据内容来确定,工作需要的时候可以列席。
  政府班子确定之后,马上选举产生经济联合组织。7月14日,胜北乡人民公社第一次社员代表大会召开,会议选举产生胜北乡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上午,大会由史久江主持,胡成权作《关于体制改革的报告》,王龙庆作“选举讲话”,然后,大会分组讨论。下午,会议由张长权主持,张松强宣读《选举办法》,最后选举产出由陈良成、张长权、陈庆桥、张松强、史久江五位组成的胜北乡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史久江兼任工业公司经理,张长权兼任多种经营公司经理,陈庆桥兼任农业服务公司经理。
  在实行政社分设以后,大家普遍感到党、政与经济组织的关系疏远了许多,对农村的产业结构改革缺乏了支撑。一年后,“乡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的称呼统一改成为“经济联合社”,下设办公室,领导工业公司、多种经营公司、农业服务公司,简称“一办三公司”,“三公司”成为乡集体经济组织。按照顺延的政府届次, 1984年6月31日,胜北乡七届一次人民代表大会召开,进行换届选举,我被选为胜北乡乡长。
  三、政社分设的意义
  政社分设是农村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和重要标志,在我国的基层政权建设上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第一,政社分设使农民家庭联产承包制体制有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从所有制性质来说,土地水利设施等基本生产资料集体所有,产权归集体,承包权、经营权、使用权归该集体范围内农户,或由承包户自愿转让、有偿流转。从劳动者(农户)之间关系看,不仅有农户间的自主经营、互利合作,也有集体服务、统一经营,形成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机制,调动了劳动者个体和所有者集体两个方面积极性,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从分配制度方面讲,彻底打破了“大锅饭”和“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分配机制。“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既体现了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也体现了谁投资,谁收益,实现了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的相统一。
  第二,家庭联产承包制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随着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健全,家庭承包经营体制更加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市场需要什么,农民就生产什么,社会哪里有需要,农民就在哪里经营,农民拥有了选择经济效益的权利。政社分设创造了农民自由经济的政治环境和条件。
  第三,政社分设冲破了“一大二公”人民公社的管理机制,实现了基层政权组织干部队伍年轻化、知识化的突破,转变了过去凭出身、讲觉悟、唯户籍(非农业户口)的习惯。政社分设后,使党、政领导工作方式由单一催种、催收、抓生产转向了生产、市场一齐抓,经营管理和商品经济都兼顾,实现了党的工作重心发展经济抓大事,依法行政抓建设,服务农民抓效益。强调了农村基层党组织始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
  第四,经济联合社的统领和工业公司、多种经营公司、农业服务公司的出现,对农村的产业结构改革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开拓农产品销售渠道、了解市场信息,进行农产品加工,优良品种推广,种子引进,病虫防治,农机服务等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各乡(镇)都增挂农工商总公司的牌子,代表乡级社区合作经济组织,农工商总公司经理由乡镇党委或政府主要负责人兼任,保持一种形式,为农民进入市场经济作了启蒙教育。村级也同样,相应建立村经济合作社,延伸到全社会各行各业,由生产关系(经济基础)的家庭联产承包制的改革展伸到上层建筑的政权与社体分设的改革,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等组成的改革开放,推动了我国现代化的经济步伐。
  政社分设遵循的基本原则:第一,坚持农村人民公社的体制,要从两个方面进行改革,一是实行联产承包等生产责任制;二是实行政社分设。同时,坚持现行的行政区划不变,以公社范围建乡,以大队建村,以生产队建村民小组;现有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集体财产所有制不变。第二,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四化要求选配干部。坚持德才兼备的干部标准;考察干部依靠党委和广大干部群众;把好政治关,文化关,年龄关。要求新进领导班子的起码要有初中以上文化;乡三套领导班子平均年龄不超过40岁。第三,在坚持干部条件的同时还要体现先进性、代表性、广泛性。
  自1982年制定的宪法规定,农村建立乡政府和群众性自治组织村民委员会,基层政权机构和地区性合作经济组织分开设立。1982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出《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要求改革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在农村建立乡政府。到1984年末,全县共建乡53个,建制镇13个,新建村民委员会795个。乡镇政权的建立和村民委员会的形成,标志着农村人民公社制度的最终解体和新的农村管理体制的产生。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